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纪念秦少游] 揭秘北宋才子秦少游的一生

[复制链接]
盂城 发表于 2016-2-18 13: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揭秘北宋才子秦少游的一生

       “苏门四学士”中,最著名当数黄庭坚和秦少游,黄庭坚以诗见长,而秦少游则以词著称。“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些无限优美而又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句,都是历代的人们耳熟能详的。
       秦少游生于江苏高邮,父亲秦元化师从“宋初三先生”之一的胡瑗,习经多年,家学深厚。不过,秦少游倒没学其父亲,在儒学典籍中埋头苦读,皓首穷经。他喜欢诗,更喜欢词,晏珠、欧阳修、苏东坡,都是他的偶像。这些偶像中,秦少游最崇拜苏东坡,他曾在诗中表露心迹:“我独不愿万户侯,惟愿一识苏徐州。”(苏东坡曾任徐州知州)为结交苏东坡,他煞费苦心。熙宁七年(1074年),25岁的秦少游得知苏东坡将经过扬州,并游览大明寺,特地从高邮赶到扬州,模仿苏东坡的诗风和笔迹,在大明寺寺壁上题了一首诗,并署名苏轼。这一招很是灵验,游览时,“东坡果不能辨,大惊!”后来,苏东坡在友人处读到秦少游的诗词后,惊叹道:“向书壁者,岂即此郎耶?”(宋代惠洪《冷斋夜话》)能在苏东坡这一真菩萨面前烧假香,几乎乱真,再一次验证了秦少游的旷世才情。因此,苏东坡评价他:“有屈、宋之才”,王安石评价他:“清新似鲍、谢”。(《宋史?秦观传》) 作为当时文坛巨擘的苏东坡,官场耆宿的王安石,把秦少游喻为屈原、宋玉、鲍照、谢灵运,这既是最高评价,同时也是殷切期许。所以,秦少游因才华走官运,便是十分自然的事情了。虽然他的科考道路并不平坦,屡战屡败,36岁才考上进士,但进仕之后的提拔却非常迅速。他初任定海主簿、蔡州教授,在苏东坡和王安石的大力荐举下,短短两三年,便迅速升为太学博士,不久即迁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
       秦少游官场得志,情场也得意。他在蔡州任职期间,营妓楼东玉对他一片痴情,秦少游填了一曲《水龙吟》送给她,不但在“小楼连苑横空”、“玉佩丁东别后”二句中,巧妙地把楼东玉的名字嵌了进去,而且“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之句,几乎把他俩男欢女爱、缠绵悱恻的月下幽会,都表达无遗,害得老师苏东坡又是担心,又是责备。
一天晚上,秦少游在扬州刘太尉家做客,觥筹交错间,一美貌歌妓弹奏箜篌,技艺高超,如泣如诉。因箜篌是古琴,引得秦少游忍不住上前观看。这时,刘太尉到里屋更衣,恰巧一阵风吹灭了蜡烛,歌妓本就仰慕于他,仓促间两人竟乘机亲近了一番。歌妓还当面对秦少游说:“今日为学士瘦了一半。”这件事,后来在文坛上炒得沸沸扬扬。
       长沙有一歌女,平生也酷爱秦少游的词,每得一首就抄录下来,反复咏唱,堪称秦少游的“铁粉”。一次,秦少游路过长沙,不知如何被歌女得知了,她甚至缠着自己的母亲,要她同意自己向秦少游托付终身,逼得母亲没法,只好红着老脸去向秦少游表达女儿的意思,被秦少游婉言谢绝。后来,秦少游去世,此女竟然上吊自杀,以身殉情。
       宋代词人中,有女人缘、走桃花运,能够与秦少游堪称仲伯间的,恐怕只有一个“花花公子”柳永了。柳永“奉旨填词”,游走于烟花柳巷,是石榴裙下的风流浪子。秦少游曾有意无意地模仿过柳永,也像柳永一样真心爱她们,以一个男人的胸怀和一个诗人的真诚爱她们,而且爱一个就填一堆词,佳作迭出。有人统计,秦少游留传下来的四百多首诗词中,“情诗”多达四分之一,而诗词中的主人公绝大多数是青楼歌女。对于桃花运连连的秦少游来说,每次艳遇,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情场得意,官场得志,秦少游真是像进入了人间天堂,踌躇满志,脚下生风。
       秦少游既是苏东坡、王安石眼里的才子,又是最高当权者眼里的政治新星。当时,神宗刚故,年仅十岁的宋哲宗继位,由其祖母高太后垂帘听政,军国政事,全权处理。她不但提拔秦少游为史官,让他为先帝宋神宗编修《神宗实录》,还常常以皇帝的名义,给秦少游以赏赐,“上日有砚墨器币之赐。”(《宋史?秦观传》)按照宋朝的用人惯例,像秦少游这种上下看重的成都空调维修才子,如果不出意外,其仕途方向必然是先太学、秘省、史馆,再点翰林、当学士,前途无量,机遇好的话,最后荣登万人之上的宰相宝座也不是没有可能。北宋许多名相如吕蒙正、李沆、寇准、晏殊等,均是修史出身,几乎都是这条相近的路子走向了仕途巅峰。
       但是,在这个国家历来高于社会的国度里,政治突出到了超越人性的高度,在政治面前,个性被忽略,生命遭轻视,如同尘埃草芥一般。由于个人命运常常被政治所左右,而政治又常常被独裁者玩弄于股掌之间,于是,在政治这个浩瀚大海里,一个波浪可以让人青云直上,一个波浪也可以让人跌落深渊。秦少游就是这个政治大海里的一株草芥,他的命运,也自然而然地随着政治气候的变化而浮沉。
       宋朝的党争,从范仲淹领导的“庆历新政”时期就初现端倪,到王安石推行“熙宁变法”后期,支持改革的“新党”与反对改革的“旧党”之争更是愈演愈烈,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绍圣元年(1094),“新党”上台,因为苏东坡的缘故,秦少游成都包装厂被列入“旧党”,贬为杭州通判。赴任途中又贬为监处州酒税。更让人没有料到的是,元符元年(1098年),秦少游甚至遭到朝廷除名,移雷州(今广东雷州市)羁管,被一脚踢出了干部队伍,如同阶下囚。
       《宋史》评价秦少游说:“强志盛气,好大而见奇。”说明他志气昂扬,豪放不羁,性格中有刚烈的一面。但从他的诗文和生活中,又能看出他浪漫多情的一面。刚者易折,多情易伤,加上他既没有苏东坡的达观,又没有黄庭坚的坚强,于是,一旦受挫,就像从天堂到地狱,一落千丈,非常绝望。在雷州期间,他甚至连死的准备都做好了,提前自作《挽词》:“婴衅徙穷荒,茹哀与世辞。官来录我橐,吏来验我尸。藤束木皮棺,槁葬路傍陂。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孤魂不敢归,惴惴犹在兹……”其极端悲观的心情,痛彻骨髓的感受,溢于言表。
       然而,政治又像老天爷的脸,是最容易翻云覆雨的。元符三年(1100年),宋哲宗病逝,宋徽宗继位,向太后垂帘听政,又为苏东坡等一干“旧党”平反,任命秦少游为宣德郎,并召他回京上任。听到这一消息,秦少游一扫阴霾,异常高兴,真是“漫卷诗书喜欲狂”。回京途中,他到达藤州(今广西梧州市),游览华光亭,累了向人索水喝,可水端来后,他却凝望着那杯水悲喜交集,大笑不止,随即溘然长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版权声明|高邮市简介|关于我们|苏ICP备15021308号-1|高邮文化网 点击咨询

GMT+8, 2021-4-23 01:57 , Processed in 0.19328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