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导读] 王树兴《国戏》部分阅读

  [复制链接]
盂城 发表于 2015-5-14 19: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evin 于 2015-5-14 19:02 编辑

《国戏》
王树兴

一、骰子(1)
从各国对游戏的特殊爱好来看,可以说英国的国戏是板球,美国的国戏是棒球,日本的国戏是相扑。
  中国呢?中国的国戏是麻将。
  ——胡适
  胡鹏接着孟川青的话生发开来,说中国人的人际关系也像打麻将,太多的局面都是看人、盯人的,夫妻也不例外。孟川青扑哧一声笑了,问胡鹏是不是被老婆管得很严。胡鹏说倒也不是,只是可怜有些人,成天被老婆看着、盯着,这些人自己不自在,就去折磨别人,于是就有了为官不仁。
  1
  机关里大家很少兵戎相见,那么多人反对牟主任是谁也没有料到的。
  作为牟主任的部下,胡鹏也不再像以往那样闪烁其词,直截了当地告诫他受挫的上司:你千万不要再去得罪他们,他们是麻友。你一个,他们一帮。
  工作不认真,打麻将还打出势力来了?牟主任心里不服气,嘴上也想说几句,但强忍着摇了摇头。
  像牟主任这种靠自身努力走上来的干部,自我疗伤、自我修复的能力是很强的。他吸取了教训,以有故障为名收起了放在传达室的打卡机,不再撵那帮在综合档案室里津津乐道麻将、议论彼此牌事的闲人,也不敢再在背后说他们上班迟到早退、不务正业的坏话。
  不仅如此,他还迎合“麻男麻女”们,努力地让他们知道,他其实也喜欢麻将,只是喜欢的方式不一样。
  不过,在部下胡鹏面前,牟主任还要摆一副虎死不倒架的派头:“我绝非妥协。我不会因为一次*评议没有过关就不讲原则,就和他们打成一片。我只是坐而论道,谈麻将而不打麻将。”
  牟主任平时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对麻将颇有了解。他大张旗鼓地宣传麻将文化,让大家知道麻将是古代诸多博戏的集大成者,是骰子、宣和牌和马吊纸相结合的产物,是一种传统文化,不是什么糟粕。他这种从思想认同到行动有所表现的变化果然亲近了一帮人,他们都说牟主任变了。有人甚至恭维牟主任,说他的麻将知识渊博,可以到中央电视台去开一个“麻将讲坛”,一定会有很多的观众。要知道,中国有多少人打麻将啊!
  司机班的小居因为牟主任的这一番熏陶,在麻将桌上讨巧赢了钱。
  那天晚上,小居输得山穷水尽,烦躁中找废话说,问与他打牌的人麻将是谁发明的?
  谁也说不上来。小居轻蔑地哼了一声:“是清咸丰年间甬上人陈鱼门发明的。”
  接下来他像是沾了陈鱼门的仙气,摸了一张想要的好牌,得意洋洋的再问:“甬上是什么地方,知道吗?”仍然没有人知道,小居把和了的牌摊在桌上:“甬上就是现在的宁波。打麻将不知道麻将的祖宗,缺才(财)。”
  牌桌上的人鼻子都气歪了,这一把牌小居和得无大不大的,算账时没有一个人脸色不是铁青的。
  小居以后只要在桌上说到陈鱼门就会和几次大牌,屡试不爽。局里有人因此学他,却不灵验。牟主任一语道破:“每个人的局不同,局气不一样。”
  这话是有道理的。财务科的苏珊说她摸牌时暗暗地喊一声“马吊”,好牌就上手了。牟主任背地里笑得要岔气:“马吊,马吊是指马吊纸,取其形,长长的,长长的。她这是采补啊。”
  众人笑了好一阵子,就给苏姗背地里起了一个绰号叫“采补”,她不明就里,讨教牟主任:“采补是什么意思?”
  牟主任含糊其辞:“采补应该是取长补短的意思,家庭和谐的意思。”书包 网 bookbao.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一、骰子(2)
慢慢地,大家对牟主任说来说去的麻将典故一点兴趣也没有了,因为他是纸上谈兵,说到具体的牌例就不行了。大家并不想知道牟主任说的麻将常识,吃鸡蛋根本不需要弄清是哪只母鸡生的,打麻将知道怎么和牌才是至关重要的。还有人抖露牟主任并不会打麻将,不是一路的,是显摆他比打麻将的人懂得多。
  大家又想到了同样不打麻将但精通麻将的胡鹏——胡秘书,他有好长时间不到综合档案室了。准确的说,自从牟主任泡档案室,胡鹏就再也没有来过。
  大家喜欢和胡鹏说麻将的事情,有人说他算得上局里的“麻王”。胡鹏怎么就是“麻王”呢,他赌钱赢得多吗?不是!胡鹏精通麻将,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只要有人把自己打过的牌复述给胡鹏听,他听到第二圈就知道每个人的牌路,知道谁手里扣着什么牌不放,需要什么牌,要和什么牌。起先人们以为他胡猜,后来还真领教了。
  可能就是苏珊结婚的那天,聚在一起吃喜酒的人余兴未尽,在婚宴后要去唱歌或者打牌。
  唱歌的人很快结成一伙,兴高采烈地就去了,而打麻将的人闹哄哄地还在饭店门口站了半天。先是排打牌的人,凑成了两桌;后是找打牌的地方,要找一家宽敞的、可以喧哗的人家。人事科的许姐提出到她家去打,这再好不过,她老公是一家企业的老总,住着单开门独开户的小别墅。
  两桌麻将分别摆在许姐家一楼和二楼的客厅里。人聚得多了,有人挂角上不了桌,多出了胡鹏和老董,这两个人的姿态都很高。胡鹏说他从来不打麻将,老董也说他打不起来,输一分钱鼻尖都会冒汗。一帮人哪有时间和他们客气、谦让,马上就玩了起来,胡鹏和老董看他们打了两圈后就到一个紧挨着客厅的房间去看电视。
  老董调了一个胡鹏一眼也不想看的肥皂剧,津津有味地看起来。胡鹏百无聊赖地把身子埋在沙发里,不时地对老董解说外面麻将桌上的战况。胡鹏的解说影响了老董看电视的注意力,他有点不耐烦,站起身来到外面看看究竟是不是像胡鹏说的那样,如果不是就可以让他闭嘴了。
  老董围着桌子跑了一圈,还真像胡鹏说的,是李所长赢了,他面前100元的票子堆得高高的。回到房间里老董说:“胡鹏,你耳朵太好使了,外面的输赢能听得清清楚楚的。”胡鹏说:“我这是听牌,就像下盲棋一样。”老董不相信,认为胡鹏是酒喝高了信口开河。
  电视是看不下去了,反正没有娱乐,老董要和胡鹏赌外面的牌局,看他还能不能乱猜下去。胡鹏说:“我在他们和牌以前告诉你谁赢了,或者谁出冲,说错了算我输,他们的牌倒下了我还没说出来也算输。”老董说,可以,把赌的价码定了,每盘赌50元。胡鹏摇摇头说,他从来不赌钱,谁输了喝一大杯茶。老董瞄了一眼墙角饮水器的矿泉水桶,见里面有大半的水,觉得怎么也不会就他一个人喝,拍着胸脯说:“赌就赌,喝茶我还怕你呀,还不知道谁赢谁呢?”
  赌上以后,老董听见外面有倒牌报和的声音就出来打探,其结果是他不停地喝水和往洗手间跑。打牌的人见他跑来跑去的,都有点奇怪:老董平时是个稳当的人,在酒席上酒也没有多喝,怎么有点过于兴奋?
  老董很快就喝不动了,再和胡鹏赌下去肚子怕是要喝炸了。他到牌桌上诉苦:“我输惨了,喝了半桶矿泉水。”打牌的人当然想知道他们赌了什么,听老董说他们赌的是牌桌上的输赢,觉得不可思议。有人按下刚和的牌,要老董把胡鹏叫出来,问他谁和了。胡鹏劈口说:“放的三索,双响,出两家冲。”

       更多:建议各位新华书店或者购物网站里面购买,需要王老师亲笔签名的,可以找我试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版权声明|高邮市简介|关于我们|苏ICP备15021308号-1|高邮文化网 点击咨询

GMT+8, 2020-9-28 07:21 , Processed in 0.1851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