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陈石奇] 陈石奇:王帮金印象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7-31 13: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邮临泽(川青)王帮2.jpg

文/陈石奇    油画/陆仁平

       里下河水乡的自然古村落,其形成亦很简单,先民们依据地形,选择一高地,自然摊开,很象一片大荷叶,飘浮在水面之上,荷叶的叶脉,便是这乡村巷道小路。这里海拔很低,常遭水灾困扰。天长日久,先民们在与大自然的相处之中,总结出了一条经验,就是每逢冬闲时,一开渠挖沟理顺水道,人给水以出路,水给人以活路;二给庄台培土,将村庄垫高,代代如此重复同样的事。这里的村庄,就又成了一个个馒头形,中间高,四周低。日月照耀,碧水环绕,绿树掩映,草木相拥,炊烟袅袅。
       大凡里下河古村落,都有这样的渊源和特色,这里我说的一个村庄,隐藏在里下河深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古庄——王帮金。我不是这个庄上的人,但我能接触到这个庄上的有一点墨水的一位同事,因都是做教师,同事经常谈起王帮金的故事,我们也曾常去该村游玩,自然对王帮金有了很深的印象。
       说来这个古庄有几奇。一奇就奇在她的庄名叫王帮金。为什么叫这个奇特的庄名?一日,我们曾经拜访庄上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从老者的讲述中,我们方才知道,这里还隐含着一个秘密呢。这个秘密给我们留下了古人追寻生存的足迹的艰辛。从前,这里原是一片无人居住的沼泽之地,水草、芦苇丛生;间杂芡实、茨菇、菱藕等水生植物;水中鱼虾嬉戏,天上水鸟飞鸣,处处是一副原生态的大自然环境,可谓是宜居之地。据贵村王姓家谱记载,六百年前,明代的洪武年间的一次朝庭大移民,即史书上所说的“洪武赶散” ,使得数十万江南百姓背井离乡,自苏州阊门迁移到苏北各地。贵村的先民即因此而来此地定居。当时来此地的有王金二姓,初来困难很多,其艰辛则是令今人难以想象,他们面对困境,相互扶持。王姓家族人口众多而生活自然困难多,金姓人家人口少相对日子要好得多。金姓人家厚道,与王姓家族和睦相处,共同开荒种地,修建庄台,造房盖屋,金姓人家隔三叉五地总能给王姓的人一点接济,王姓人家也正常帮助金家人种地而不要报酬,彼此诚实、守信,共建美好家园,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就这样,几百年的岁月,便逐渐形成了一个接近硕大的圆形村庄。村庄中间有一条大河由北向南流淌着,给王帮金带来了滋润和丰收。
       不知是哪一年,这一带水乡人遭受了水灾后的一场瘟疫的浩劫,只是王姓家族来此地之时,拖儿带女,落户之多,人口之众,且体质强壮,勉强还有人劫后余生,而金姓就此一家,全家人没有逃过这一关,招了灭顶之灾。王家人曾经帮过金家,金家也曾经对王姓家族有恩,后来人们就把这个劫后幸存的小村庄叫作王帮金。而王姓族人重礼仪,知恩图报不忘金,一直把金字带在庄名中,沿袭至今。
       二奇就奇在,王帮金人秉性独特,他们的身上有一股乡土味、苇草味,他们对生活充满期望,同时又有满足感、幸福感,他们对待客人真切厚道。美酒待客人,满满一大碗。其热情程度更像白酒一样浓烈,没有半点虚饰。其乡土味即体现在王帮金人独特的俚语乡音中,其语速慢语调带拖腔,与兴化西乡人相似,俗称“兴化腔” ,与高邮人有所不同,这有可能得益于一方水土的缘故吧。劈如我们说“喝酒” 在他们来说则叫作“活(huō)酒(音)” 便知。不过现在庄上的后生受大学教育的人数之多,是其他村望尘莫及的。其适龄儿童百分之百都上学了,村民们出门在外也会讲普通话了,把“兴化腔”只是作为一种怀旧。这里的孩子继承了先民们的秉性,敢于在知识的海洋中搏击风浪,你信么,就是这个小小的不足千人的小村中竟然有几位研究生呢!
       其苇草味则体现在他们的坚韧不拔,他们与大自然的相处中,从不言其放弃,咬定青山不放松,不断总结经验,做大自然的主人。他们生活的地方,海拔很低,有里下河“锅底洼”之称,但他们自从来此落脚,就没有迁徙他乡,他们用勇敢和智慧站稳了脚跟,不知迎接了多少暴风骤雨,生生不息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三奇更奇在,近三十年之间,王帮金这个村庄,向着现代文明进发的速度之快。不管怎么说,古代的生产力低下,人们战胜自然的力量也弱,尤其是居住环境差,房屋低矮,全是茅草房,且交通不发达,出门一把竹篙或者一双桨,其中村东的红庙河和村南的油坊港河,就是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但人们乐于享受生活,乐于经营情趣,乐于向大自然和命运抗争。家家户户都散养着鸡鸭鹅,家前屋后圈养着猪和羊,补贴着平时的生活,但也给人们居所的卫生带来了无尽的烦恼,从留传在这里的先民的民谣中便知一二,庄上人也总是想尽办法力争把卫生搞得好一点,不断提升其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如今,走进生态富庶的王帮金,到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景象,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庄户人家的力量和智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村子还是那座村子,但庄子变大了美了; 小河还是那条小河,但河道变宽了河水变清了; 村道还是那条村道,但路面变宽了变平坦了。全村南北向十二排若干幢楼房或平房,均匀有致地分布着,村子也由原来的圆形变成了长方形,比以前大多了。村上统一修建了水泥路,通向各家各户,还专门俢建了公厕,再也不见污水遍地流了。下雨天都能穿着皮鞋在巷子里穿行。
       村子的北面和东面的苇荡都进行了合理的开发和利用,一点也不比汪曾祺描写的沙家浜的那段“芦花放,稻花香,岸柳成行” 的景象逊色分毫。今天,全凭王帮金人的一双手,画出了锦绣的苏北鱼米乡……
       春天,你如果来王帮金,也就是说你走进了现代版的秦少游的《行香子·树绕村庄》的诗意之中,不过,此词中的“茅堂” 应改成“华堂” 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村民们在村后修建的乡间公路,像一条彩带飘浮在绿色的原野之上,呈东西向,可以随时上得高邮城和兴化城。你如果在这儿想去北京,不急,开着车一刻钟就可以上京沪高速了。今天,王帮金的优秀学子也早已像小鸟一样飞向了更广阔的天地了。
       今天的王帮金虽然和附近的几个小村庄合并成一个大的行政村,但他的自然村落的位置和地形等因素没有变。也许在将来的一天,她将随着里下河现代文明的大潮而不断渗入其中,合着时代之潮翻滚激荡,甚至完全融入之中,从而自然村应逐渐消失,但我坚信王帮金的后代们身上所秉承的先民的优秀品格,永远不会丟失,在明天的征程中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7-7-31 13: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石奇,江苏高邮人,1960年出生,江苏省高邮市川青小学教师,小学高级教师,系中华诗词学会、江苏省诗词协会、江南诗词学会、中国儿童诗教学研究会会员,校芦花少儿诗社的负责人,诗社指导老师。《芦花少儿诗选》主编,临泽镇诗词学会会刊《临泽诗词》编委。从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已在《江海诗词》、《江南诗词》、《诗词百家》、《文化月刊(诗词版)》、《中国诗词》、《九州诗词》、《高邮日报》、《高邮教育》、《儿童诗歌电子杂志》上发表诗歌100多首,曾组织诗社小朋友参加三届全国性少儿诗歌比赛,荣获一等奖和二等奖以及优秀奖,个人也被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等部门评为诗教先进工作者和优秀指导教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版权声明|高邮市简介|关于我们|苏ICP备15021308号-1|高邮文化网 点击咨询

GMT+8, 2020-9-24 22:24 , Processed in 0.21232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