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葛国顺] 葛国顺:秘书趣事

[复制链接]
盂城 发表于 2019-2-12 09: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秘书趣事.jpg

       我干秘书时间较长,占我整个工龄的三分之一。20世纪80年代在临泽区委秘书岗位上一待就是12年多,走上领导岗位20多年,也没有与舞文弄墨脱过干系。尽管爬格子是件苦差事,也有过“干一行怨一行”的念头,最终还是以兴趣取代,对秘书这行当至今留恋。
       开宗明义,秘书是领导的参谋和助手。其职能有掌握情况、提供建议、起草文稿、协助领导处理人民来信来访和处理领导交办的事宜等。素质好的秘书应具备学、识、才三个条件,即学以树人、识以明理、才以应务。回顾秘书生涯,得出一个结论,秘书难当。我称不上干得最好的,但还算过得去,感到快慰。过去的岁月,尘封的记忆,回味特有意思。
       20世纪70年代,中文打字机还没有普及到乡镇办公室,秘书写稿完全靠“爬格子”。那时,干部大多是工农型的,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品德、好作风,尤其在做人做事上可圈可点。但是,工农干部一般文化层次不高,秘书写稿子,有的领导念也念不好,经常“读话”闹出笑话,诸如把“享年”读成“亨年”、“永垂不朽”读成“永垂不巧”之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上下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时,我给乡里一位副书记写一篇讲稿。这位副书记是个农民干部,只有高小文化程度,写好讲稿后我先让他看一遍,然后读给他听一遍,纠正其读错的字和断错的句,再让他熟悉一两天。谁知他正式做报告时,竟然把“党员和尚未入党的积极分子”一句,读成“党员和尚、未入党的积极分子”,弄得哄堂大笑。我坐在台下顿感不是滋味,怎么也笑不出来。我自责,怎能怪领导断句出毛病呢,为什么当秘书的不可以把文字写得更白化、更通俗一些呢?
       时下进入网络时代,乡镇一级领导干部大多是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县级干部就更不用说了,硕士、博士都有了。然而,新时期有的书生领导不愿处理“鸡毛蒜皮”的事,秘书成了某些领导的“替身”:搜集了解情况、解决处理纠纷、起草制定文件要干,下级和群众向领导反映情况、解决纠纷,秘书也要挡驾代劳。也有工作偷懒的秘书,网上一大抄。闹出了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的笑话:河南开封消防支队与漯河消防支队的宣传稿件如出一辙,不同的是漯河政法委书记换成了开封市副市长,而开封市副市长的讲话中竟还有“构建和谐平安漯河”字眼,“1000多字稿件800字内容相同”。抄袭如此雷同还不算雷人,既不空前也难绝后。2008年也曾出现过两个县向国务院安全生产百日督查第七组的汇报材料基本相同,更有趣的是连贪官的忏悔书都有从网上抄袭来的。
       难怪有人戏称,当今某些官员和秘书有了新头衔——裁剪工。秘书“无纸化办公”本来是一种进步,可有的秘书太懒了,干脆“以网代笔”,遇事简单复制和粘贴便可“笔到稿成”。今年全国“两会”上,温总理带头讲大白话、顺口溜,足以说明对新时期领导干部,尤其是秘书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崇尚务实,力戒浮躁,历来是秘书工作的起码要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版权声明|高邮市简介|关于我们|高邮文化网 ( 苏ICP备15021308号-1 ) 点击咨询

GMT+8, 2019-3-25 11:17 , Processed in 0.15692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