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百花争鸣] 高晓春:我的舅父

[复制链接]
盂城 发表于 2019-3-2 11: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舅父.jpg

       那天晚上,喝了酒的表兄红着脸,眼里盛满笑意,说:“你现在安居乐业,家庭搞得不错。其实,爸爸在世最担心的人是你……。”听了表兄的话语,脑海里闪现削瘦、黧黑的舅父模样,这是我小时候到他家省亲时印记的。
       那时省亲,母亲搀着我,指着小路前方的两间土坯茅草屋说,那是舅的家。进门一看,狭窄低矮的堂屋,物什简陋陈旧,近乎家徒四壁。一块木板搁在砖块垒成的老柜上,八仙桌上放着一大一小的缺瓷碗,四边歪斜的两张破板凳,地面横陈的点点鸡粪,锅灶挨着东墙,两只铁锅只有一只半锅盖……屋内没有一点活气。我茫然地张望着,心里一紧。倒是身材颀长,头发蓬乱,衣着褴褛的舅父热情地招呼,欣喜地忙碌,使我的心情放松了些许。
       据母亲讲,舅父生在解放前的富农家庭,家境宽裕。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使他刚开萌时就接受儒家文化的熏陶。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舅父烂熟于心,天资聪颖的他15岁就会下象棋。一次与村里干部博弈,竟被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舅父连赢了几盘棋。后来,外公抱怨地说,小伙不懂事,损了人家的面子。
       据说,舅父读到《孟子》时,家中因成份不好,被抄了家。舅父不得不辍学,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因成份遭村民的歧视,因成份在乡里四处碰壁,也是因为成份,刚结婚不久的舅妈也被气疯了!
       从此,舅父在人生的罅隙里生存,生产队的重、苦、难的活计,皆有舅父来。一个天寒地冻的早晨,队里的水泵原先搁在船上,不知谁使坏,故意推到河里。队长气冲冲地叫他去打捞,舅父只能委屈地点点头,他脱下衣服,穿着短裤爬到河中,折腾了个把小时,冻得嘴唇发紫,两腿直哆嗦,才将沉在河里水泵挪到岸边。
       1960年,里下河闹饥荒,当时已有两个孩子的舅父不得不拈最重的活计,主动请缨三阳河的大型工程。对于晚上每人分得的一碗大米饭,舅父舍不得吃,将米饭带回家,用罗卜、野菜、麦夫等重新调制,供妻儿老小度日糊口。
       1966年文革爆发,身为富农的舅父再次成了批斗的对象,他自己也记不清被罚站、下跪、打骂了多少次,可他依然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抚养家人,顽强地生活,匍匐前行!试问,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有时,他被生活折磨得麻木,暗自流泪,禁不住感叹地说:“我们家上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坏事,让我们姊妹几个来承担。”其实,在那个年代,遭遇迫害株连的何止是舅父一家人!
       生活的打击,命途的多舛,就连舅父这位铁铮铮的汉子,也只能借酒消愁,酒量大得惊人的他年轻时从酒店买回二两五曲酒,边跑边喝还没回家,酒瓶就见了底。记得我结婚时,一把年纪的舅父替我陪了好几桌客人,依旧谈笑风生。
       依稀记得我十岁生日时,舅父在众亲戚面前,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喜孜孜地说,我姊妹六个,只有两个外甥,我最喜欢小外甥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十七岁那年,我母亲意外逝世,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舅父没有抛弃我,用安慰的口吻说:“没有了母亲,更要自立,男伢子要面对现实,多吃苦头,要勤劳、勤俭……
       后来,我成家了,舅父经常到我家做客。每次陪他喝酒,他喜欢滔滔不绝地谈自己的人生际遇,说到动情处,他眨眨眼睛,苦笑,长长地嘘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手指头习惯地弹下烟蒂。彼时,我起身往他杯中斟满酒,劝他多吃点菜。然后,端坐着凝视他,继续听他的絮絮叨叨。倏忽,舅父睁大微醺的眼睛对我说,春子,(我的小名)你小呢,工作要努力,要勤俭持家,好好把握自己,人生道路长呢……
       1995年春季,我建房的时候,舅父主动出马,不仅出谋划策,还帮忙干活,白天他与瓦木工做杂事;晚上还要替我打更看场子。那些日子,舅父清癯的脸颊总洋溢笑靥,他对邻居说,外甥砌新房,当舅的能不高兴吗?
       我的舅父含辛茹苦将四个子女拉扯大,帮他们风风光光的结婚。晚年,他仍闲不住,为小儿子放养了好多鸡鸭,解决家中的日常花销。一生奔波劳碌,吃尽千辛万苦的舅父,本该颐养天年,安度晚年,令人万万想不到的十年前在连襟家留宿,再也没能醒来……
       如今,两鬓斑白的我,讲述舅父的往事,一来,多亏他让我懂得了男人的担当;二来,让人们心怀感恩,更加珍惜当下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版权声明|高邮市简介|关于我们|高邮文化网 ( 苏ICP备15021308号-1 ) 点击咨询

GMT+8, 2019-5-21 09:10 , Processed in 0.16760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