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推荐阅读] 漫步张仙庙桥

[复制链接]
盂城 发表于 2020-11-6 14: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仙庙桥.jpg
漫步张仙庙桥
梁永胜
       张仙庙桥位于古城中心,昔日是繁华五条街的南北通衢要道。桥长4.5米,宽2.7米。由六块整条石板架成,另有0.45米高的石栏,用石柱卯榫而合。距今已有150年的历史。在那个人扛马拉的年代,重达数吨的石料从外地运来,也算是浩大工程。两边桥基全用长方石块垒成,百年纹丝不动。
       先有庙,后有桥。据邑人吴敏道《新建张仙祠记》载“肇工于庚寅冬”,张仙祠应建于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何时改为张仙庙不详。现桥重建于清咸丰四年(1854年),石桥四柱阴刻“张仙庙桥”“送子桥”“甲寅壬五月”“ 邑人重建”为证。未见桥记和功德牌,先人造福后人不留名,敝县民风淳朴,可见一斑。(据87岁高龄的李则藩老先生回忆,幼年常与老父路过张仙庙桥,说桥是本县乡坤芮姓所捐。无考。)
       张仙乃是传说中送子的风流男神。过去世俗家庭常把他供在屋内,将其纸像挂在烟囱左边,张仙的“神姿”与一般神仙不同,一身华丽的贵族打扮,面如敷粉,唇若涂朱,五绺长髯,飘洒胸前,是位美男子。他左手张工,右手执弹,作仰面直射状,右上角还常画有一只天狗。
       关于张仙的传说有二。一说张仙的画像就是花蕊夫人的爱夫——五代后蜀皇帝孟昶。后蜀帝孟昶是位荒淫奢侈的皇帝,蜀灭降宋,连同爱妃花蕊夫人押于汴京,宋太祖赵匡胤迷念花蕊夫人姿色,留于宫中,没几日孟昶即被害死。花蕊夫人虽进宫,但不忘蜀主,便画了一张孟昶挟着弹弓射猎的画像,奉祀在室中。一日赵匡胤入宫,见画勃然大怒,问此何人。花蕊夫人吓慌下跪,信口胡编说:“此乃送子张仙也,我们蜀地传说天狗会从百姓家烟囱钻进来吃小孩,张仙能射杀天狗,保佑婴儿,我也为皇上祈嗣”,太祖当时尚无子嗣,正想要个继位太子,闻此言转怒为喜,不再责罚。以后,传于民间,遂为祈子之祀。
       二说宋代大文豪苏洵对人说,他曾梦见张仙,手里捏着两个弹丸,以为诞子之兆,于是老泉(即苏洵)虔诚地供奉张仙,后来果得苏轼,苏辙哥儿俩(《七修类稿》)。为此苏洵还写了《张仙赞》,而老泉所云张仙不是孟昶,而是四川道士张远霄。《蜀故》载,张道士得了“四目老翁”之弹弓,看到谁家有灾,瞄准就是一铁丸,将灾“击散”,他还常将铁丸射向天宫中,人问之,答道“打天上孤辰寡宿耳”,人们锄地掘土,常得其弹子,上有红点,坚实异常,传说好揣在身上,能生儿子。
       吴敏道则中肯传说二。正如《新建张仙祠记》中述“张仙所从来则无可考,见宋苏老泉所题,识者唯云玉局观无礙子卦肆中一画像,笔法清奇,云乃张仙也,有想必应,因解玉环易之,每旦露,香以告逮,数年既生轼,又生辙,盖徒言张仙之灵異,而绝不详张仙。”老百姓不论张仙是孟昶,还是张远霄,盼望张仙能给自己送个儿子是真。宝应昔日的《张仙送子图》还配对联“打出天狗去,保护膝下儿”横批“子子绵绵”。
       张仙一般没有自己单独的庙观,多“借”其他神抵的“光”杂处一起。而宝应单独为其建祠庙,“不孝有三,无后无大”,足可见邑人受儒教极深。“于世邑人朱永世等,请于明府公君耿公,建张仙祠于昭孝坊之里,公欣然许之,初助以十金,既又助以十五金,于是肇工于庚寅冬,明年辛卯秋落成。”(《万历宝应县志》、《新建张仙祠记》)。时任县令耿随龙,顺从民意,两次捐金,以资建祠,并请好友吴敏道作记。吴敏道,宝应博支庄人。仍“寰中高士”,无意仕途,筑清隐草堂,自号南华山人,乡邑建祠勒石记载之文,多出于他手。
每逢三月三,九月九为祀张仙之日,四镇八乡,善男信女,结伴祈嗣。张仙庙桥下的宋泾河上停满木船,绵延数里,桥上人流如织,祀后,中大街,鱼市口,五条街成为香客们品食、购物的好去处,酒足饭饱再去堂子巷澡堂泡个热水澡,沐着余辉,哼着淮调,满载而归。
       “文革”期间破四旧,庙里道士还俗,庙宇成为了街道石膏厂。上世纪九十年代,旧址毁于城市改造。而张仙庙桥饱经风霜,横卧在宋泾河上,显得格外苍老。儿时的桥是两边台阶,铺着麻石板,行人拾阶而上,现在已改为斜坡,便于车辆通行。因居住在桥南东水巷口,每逢暑假,石桥就成为我们的娱乐中心,胆大把桥当做跳水台,胆小的则在桥下洗澡,顺便在桥肚捕鱼掏蟹。夏日的晚上,石桥成为人们纳凉的好去处,有凭栏而坐,也有带席而卧。三五一群,在交流市井趣闻。凉风从河面吹来,胜似当今空调,潺潺流水声很快把人带入梦乡。
       夕阳西下,我漫步在张仙庙桥上,桥还是儿时的桥,河还是儿时的河,只是变窄了,桥两边的码头不见了,失去往日的浣洗声。凝望凹凸不平的桥面,犹如老人脸上的斑点,络满了岁月的印痕。宋泾河上名桥无数,如嘉定桥、广惠桥、迎秀桥、忠佑桥等,有的荡然无存,有的虽挂着县政府文物保护牌,已有其名无其实。仅有张仙庙桥是原汁原味的,你是古城的活化石。在桥西北,新辟了鱼市口——五条街的古城一条街和宝楠园公园,如果没有你的存在,只是一个“仿”字。
       小桥,流水,人家……一幅明清水乡的水墨画呈现在眼前。沧海桑田,庙不在,桥还在,你将默默承载着历史到永远……

作者简介
     梁永胜  宝应人   1957年7月出生  中共党员。法律本科,1976年参加工作。1985年进宝应法院工作。先后任审判员,庭长,副院长。2011年任主任科员。2017年退休。多篇作品在国家,省市县报刊等媒体发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投稿|版权声明|高邮市简介|关于我们|苏ICP备15021308号-1|高邮文化网 点击咨询

GMT+8, 2020-11-26 08:42 , Processed in 0.20420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